首页 财经正文

学者观点-瘟疫打败石油

admin 财经 2020-04-22 45 0
在当前严峻疫情下,生产及生活尚未恢复正常前,没有理由期待石油的需求及价格均能恢复正常。

美国西德州中级原油期货5月合约周一报价为每桶负37.63美元,为史上首见。此一现象的出现,主要系因库存能量不足,即使有钱买油,也没有空间储油,致使原本买家应急甩卖,原油期货价格乃随之暴跌。

当前石油价格暴跌,可说是冷暖两面情:就石油进口国来说,是在当前不景气下,难见的纾缓;而就石油生产国来说,却犹如「雪上加冰」般的艰难;惟展望世界经济前景,恐只有「坏」与「更坏」的差别而已。

在当前严峻疫情下,各国纷纷祭出诸如:封城、自肃、宵禁、在家工作等不一而足的对应措施,为此交通业、旅游业、运输业、制造、餐饮业等,均深受冲击,当然也直接冲击到石油的需求。而在生产及生活尚未恢复正常前,是没有理由期待石油的需求及其对应的价格均能恢复正常。古人有云:「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」,此一说法,不但完美地诠释出吾人当前抗疫下的困境,同时,它也正是当前急冻经济下的写照。

笔者曾为文预期,合理的景气预期是呈L型,它会「筑底」相当一段时间后,才会缓慢复苏。惟若复苏所需的时间过长,则其将无异于「大萧条」再现,当然,这是大家最不乐见的情况。

会造成上述缓慢复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,是因为各国在这次瘟疫下,产业分工体系可能发生的重整,再者,原已停工的厂商,也须等待在疫情进入尾声,新的订单呈现出稳定成长后,才有可能全速投产。

再者,尤值得观察的是,在上世纪末,驱动世界经济的「创新型经济成长」模型,在疫情过后,预期将会出现更多的关税与非关税壁垒,且世界经济会更呈现出碎片化的情况下,它是否会减缓创新活动的诱因、市场价值及其对应的生产规模,从而影响世界经济短、中、长期的成长率,尤值关注。

当然,从另一角度来说,或也可以从创新的市场竞争性来看:在上述碎片化的市场经济形态下,它是否反而更会激发较小市场内的创新,用以创造出「类」范畴经济的效果,犹不可知,惟无论如何,原市场中,因创新所能享受的规模经济效果就必然会受到影响。若此,则「范畴经济」与「规模经济」彼此间消长后,其净效果又为何?则取决于碎片化之后的世界经济,其所能创造出来的「范畴经济」效果,是否能充分地抵消原「规模经济」减损的效果。

具体而言,在未来5G市场中的应用中,无人驾驶技术或AI的发展,或也是许多值得观察的案例。吾人担心,在可预见的未来或更远未来,世界经济将无法如过去般,能大幅地享受「创新型经济成长」的红利,而使整个世界经济成长下了一个台阶,而此,对于已开发国家及新兴工业化国家而言,显然不利,而对于石油的「引伸需求」来说,亦必随之不利。

此外,就产油国家而言,在目前经济及供过于求的严峻情势下,它犹如经济学中「拗折的需求曲线」般,已呈现出「追跌不追涨」不断下杀的价格破坏走势。此外,尤有甚者,在OPEC+产油国间,各怀鬼胎下,石油联合减产协议的交易成本将会愈来愈高,最后,它会不会演变成是个赢者全拿般的「梭哈」赌局,当是未来国际政经观察的重点。

就未来石油经济的国际态势来说,它会呈现出高度的不安全性。这是因为,如前所述,许多产油国家在瘟疫重创国内经济,复又被低油价打趴下,其国内、外所面对的经济情势将益加棘手,若此,则国际间的争端也可能会更尖锐,主要石油生产国如美国、沙乌地、俄罗斯、伊朗、伊拉克、委内瑞拉,乃至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及印尼等国,尤值关注。

有人说,此次新冠病毒的入侵,对人来说,是「无分贵贱」;而就世界油品市场来说,亦何尝不是国「无分大小」矣。

专家传真-同样是董事 权限大不同

同样是董事,依据法规不一样,就有不同的权限。老王和老李一起当选同家公司的董事,老王是董事,老李是独立董事,而这家公司设有审计委员会。因为两人第一次当董事,便到律师事务所,咨询律师关于董事的权限。 二人都问一样的问题,第一个问题是董事可以随时查核公司簿册文件吗?第二个问题是董事可以自己召集股东会吗? 律师对老王说:第一个问题可能可以也可能不可以,第二个问题答案是不行。律师则对老李回答:都可以。两人惊讶同样是董事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?律师答:这说来话长,简单说就是依据法规不一样。 老王是董事,依公司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 Gaming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